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孩子 > 文章

曹雪芹伏笔藏玄机:最终嫁贾宝玉的是薛宝琴?

日期:2019-06-11

    说到陈道明,爱看戏的人说他是表演艺术家。爱气质的说他是男神影帝。

  每一个太阳的升起又落下,都是人冲破自我的一种催促。阳光下,你容貌是这样的,到了月色里,你已是另一个崭新的自己。  10.生是偶然,活是必然,生活不是易然。人在一生的向往面前,有时只是一叶草的语言。  时间总伴随着一些故事的沉淀而突然想起,一次次将我的心冲击,我相信沉默可以弥补我一切的过去,于是都是深夜打开电脑淹没在无人的世界,或者消失在任何人的视线里,用心把笔墨洒脱在纸张里,把一些体会和感想用文字去寄托。

曹雪芹伏笔藏玄机:最终嫁贾宝玉的是薛宝琴?

最能证明宝玉是柳的,则是第五十一回胡庸医乱用虎狼药,宝玉自己比方自己说的那句我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 老杨树是一个隐语,隐藏的就是柳。 古代文学作品(主要是诗词)常说的杨柳,如《诗经小雅采薇》说杨柳依依,其实就是柳。

《说文》释柳字:小杨也。 可见杨、柳一物,大者为杨,小者为柳。

方言昵称小儿、小女为老儿子、老闺女,援例以推,老杨树就是小杨树,就是《说文》以之释柳字的小杨,所以老杨树就是柳。 所以宝玉以老杨树自况,其实就是以柳自况,他就是宝琴诗谶不在梅边在柳边的柳。

以上足以证明,宝玉就是柳。 进而将宝琴诗不在梅边在柳边的在柳边理解为宝琴嫁与宝玉,把个中谁拾画婵娟的画婵娟理解为画中婵娟,拾画婵娟理解为娶此画中婵娟为妻,拾到画中婵娟的个中谁就是宝玉,一切都顺理成章,毫不牵强了。

六、宝琴恰巧就是星宝玉既然成了南宫朱鸟的柳,成了星宿,那么在柳边的宝琴又该是什么最理想的安排应当是:她也是星宿,是在柳边的星宿。

在古代的天官图上,柳的左边有一组星宿,名叫星,因为由七颗星组成,所以也叫七星。

星,或者七星,在古书上被形象地比方成朱雀(凤凰)的脖颈。

《史记天官书》说:七星,颈,为员宫,主急事。

只看《天官书》文字,作为朱雀脖颈的七星是难以与宝琴联系起来的,但是一看古代的天官图,就什么都明白了。 天官图上的七星是这样的:宛然一把琴挂于南天。 这不正是宝琴吗把宝玉比方成柳,在柳边的七星酷似琴形,而宝琴以琴为名,宝琴岂不正是在柳边的七星,在柳边的七星岂不正是宝琴《史记天官书》说七星,颈,为员宫,宝琴既然成了七星,也就为员宫了,雪芹则又借此员宫而行暗示。 暗示什么暗示月亮。 月亮是圆(员)的;又是宫月宫。 宝琴所为的员宫,就是月宫,而宝琴又是以七星画其轮廓的琴,既沾月又带琴,因此她就是月琴了;而细看七星轮廓,正是一把月琴。 雪芹名,字芹圃,号雪芹,又号梦阮。 古人之名是父亲起的,字则是由师长起,而号却是后来自己起的。 梦阮之号大有文章。 雪芹所梦之阮是谁人们容易想到的是阮籍,其实不对,雪芹所梦之阮乃是阮咸。 阮咸,晋朝人,善弹月琴,后来就把月琴叫做阮咸。 原来雪芹自号的梦阮,是通过阮咸而到月琴,是暗示梦琴:梦见月琴,梦见宝琴。

上面的论证涉及曹雪芹的号,可能会被误认为逻辑上出了点毛病:宝玉是柳,宝琴是柳边的七星,宝琴为月琴,所以,如果小说中的宝玉号雪芹,号梦阮,才能作为证据,笔者怎么扯到作者身上了是的,小说中的宝玉没说号梦阮,笔者似乎是把小说中的宝玉与现实中的雪芹混为一谈了。

但是从另一面看,本该是小说中的宝玉才该号梦阮,如今却是作者雪芹自号,这还不说明问题吗这证明小说《红楼梦》确实是胡适之、周汝昌先生主张的自叙传体,小说中的宝玉,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作者曹雪芹。

或以为,宝玉为柳,宝琴为在柳边的七星的考证合于情理,但怎见得曹公就会想到天官图,就藏机密于天官图呢这就是笔者一再强调不可低估雪芹的原因了。 作为谜面,《梅花观怀古》说的是《牡丹亭》的事,首句不在梅边在柳边就是杜丽娘的自题小像诗句,句中暗含了柳梦梅的名字。

第二出《言怀》写柳梦梅自报家门姓氏,道:河东旧族,柳氏名门最,论星宿连张带鬼。

连张带鬼正是就天官图的南宫朱鸟说话,说的正是柳星:古代天官图,柳星正是左连张(隔一七星),右带鬼的。

汤显祖既已将南宫朱鸟的柳宿比方柳姓在先,曹雪芹以之自我比况,不正在情理之中吗而且说来凑巧:曹雪芹落魄时曾滞留瓜州一个多月,客居一沈姓人家,临行为主人画了一幅天官图留念。 这就说明曹公精通天官图,天官图作为曹公谜藏全在情理之中的。 七、金玉良姻与木石前盟有人会说,宝琴嫁宝玉的结局,既有背于木石前盟的诺言,又有违于金玉良姻的宿命,雪芹手笔会如此首尾不顾吗其实完全不必担心,雪芹肯定会把这两者处理得天衣无缝的。

《红楼梦》有两段前后照应的重要情节,暗示了宝琴取代黛玉的结局:前面是第三回荣国府收养林黛玉,从黛玉眼中看荣府正门、角门、仪门、正房、厢庑,以及荣禧堂匾额;后面是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从宝琴眼中看贾氏宗祠,主要是匾额。 从书中人物眼中出繁杂布局结构,是曹雪芹书中惯用的笔法,而荣禧堂、贾氏宗祠必从黛玉、宝琴眼中看,这是暗示宝琴将取代黛玉;从两人作用看,宗祠必从宝琴眼中出,则有暗示她主中馈,将有子嗣承宗祧的作用。 为了不违背木石前盟,雪芹会安排宝琴接受黛玉的示意。

具体情节不敢悬拟,但是譬如黛玉分别托梦给宝玉、宝琴作了交待,宝玉、宝琴遵从了黛玉的梦中托婚。 此等情节虽不敢必其有,却是顺理成章的。

请看《说文解字》是如何解释琴字的:琴,禁也。

那么禁呢,用拆字法(《红楼梦》惯用此法,不必惊诧),禁,林示也琴嫁与宝玉,是林黛玉示意的(《说文》释示字:天垂象,见吉凶,所以示人也)。 黛玉归离恨天为芙蓉花神了,人世情缘未了,遂示意了这段宝玉、宝琴的姻缘。

那么木石前盟如何践在黛玉与宝玉的木石前盟中,是黛玉为木,宝玉为石。

宝、黛未履行的木石前盟须由琴、玉续修,为了表示虽是旧盟却是续修,作者将原先的木、石重新作了安排,这回宝玉不是石了,他成了木了:宝玉为柳,柳为木,而且主木草,所以他成木了;宝琴为星,而《史记天官书》说:星坠至地,则石也。 河、济之间时有坠星。 此星是广义的,不是狭义的七星,但毕竟字面相同,因此七星的宝琴就成了石了。

宝玉、宝琴的结合,正是践了木石前盟。 那么那个宿命的金玉良姻呢宝玉、宝琴的婚姻还可以这样理解:宝玉还是玉,而宝琴又成了金了。 《天官书》还说:星者,金之散气。 星也是泛指,并非指七星言,但是这里就只顾字面了,于是作为星的宝琴就是金之散气了,就是金了。 宝琴为金,宝玉为玉,其婚姻也不与金玉良姻的宿命冲突。 第五回有宝玉秉警幻之命与警幻之妹兼美结合的情节,说那兼美的品貌: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原先不知道这番笔墨究竟何意,这下清楚了,这是预先伏下宝玉、宝琴姻缘:宝玉、宝琴的姻缘是警幻精心安排的,因此既不背于木石前盟,又不违于金玉良姻,所以才是两者兼美。

这样说来宝琴必以《梅花观怀古》为最后一则诗谜,最后一则诗谜必以纨扇为谜底,也是大有深意的:宝琴不是薄命司的注册人物,因此她也不是任何一册的十二钗,所以她的婚姻结局是完善(纨扇)的。

宝琴就是兼美,兼钗、黛两者之美,所以她又是金(以配宝玉之玉),又是石(以配宝玉之木)。

作为警幻之妹的兼美,宝琴来到宝玉身边,是负有警幻之使命的。

教育宝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教育宝www.35155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