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孩子 > 文章

《镇墓兽》第二十八章 越狱南渡(一)

日期:2019-06-12

  ②清晰掌握考试大纲要求的教材内容,夯实基础,明确知识体系及复习范围。单科30小时左右真题解析①解读近三年考试真题,系统解析题干及答案所对应的知识点。②明确考试范围、把握考试动向和出题趋势。一套2小时左右考点串讲①归纳总结教材考点,锁定重点、难点、易错点和高频考点等。②快速有效掌握得分点,强化巩固高频考点、重点。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今中国,正处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关键期。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要求,秉承经济所特质,弘扬经济所人精神,为党和人民做好学问,既是我们纪念建所90周年的基本出发点和归宿,也是激励和鞭策经济所和经济所人奋进新时代的思想源泉。  建立于1929年的经济所,迄今已经走过了90年的历程。

《镇墓兽》第二十八章 越狱南渡(一)

  第二十八章越狱南渡(一)  被割喉的典狱长已经断气,秦海关的右侧胸口中了一刀,虽没伤到心脏,但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染红了。

  414牢房里冲出来一个少年,是刚才被打晕的齐远山,因为枪声惊醒了。

  叶克难看着监狱中心的庭院,皱起浓密的眉毛说:“既然,刺客能将匕首带入监狱,必有内应,这里绝不能再留下去了。 ”  “他们不杀我们,却要绑架带走,又是何意?”  秦北洋提出重要疑问——以往两次与刺客遭遇,都以为他们是来取自己性命的,难道并非如此?  叶克难蹲在牢房门口,用布条给秦海关包扎伤口。

这层政治犯监狱依然安静,他随口说:“你们可知,此地在前清是刑部衙门,这间414号牢房,关押过戊戌六君子。

”  “谭嗣同、康广仁、林旭、杨深秀、杨锐、刘光第。 ”秦北洋说出六个顶天立地的名字,“能跟戊戌六君子关在同一个牢房,何其幸哉!可人家是为变法流血而死,我们呢?为了给袁世凯称帝造墓而亡,照司马迁的说法,一个重于泰山,一个轻于鸿毛!”  “小子,八年不见,读了不少书嘛!京师大学堂没收你进少年班,真是国家一大损失。

”  叶克难救了他们父子之命,秦北洋却不领情:“你勿再诓我!当今清朝复辟,当兵的都留了辫子,你怎么没戴假辫子?”  “那还不如杀了我!八年前,是我从刺客手中救了你的性命,也是我把你从天津带到西陵,你没必要陪张勋和清朝殉葬。 你们快走!”  于是,叶克难带他们逃出监狱,秦北洋背着受伤的父亲,齐远山举灯照明。

  一路上,横躺五六具狱警的尸体,全是被匕首割断咽喉而死……上到典狱长,下到牢头狱卒。 从晚清到民国,这是前所未有的大案要案了。

刺客也正是抓住张勋复辟,监狱人手不足,防范空虚的间隙。

  监狱后门是西交民巷,东南可见大前门。 胸口中了一刀的秦海关,捶着儿子的后背说:“放开我,让我留下来。

”  “爹爹……”  “北洋,你听着,如果我们父子俩都死了,墓匠一族就彻底完了。

我不是没逃过难。 庚子年,跟随老佛爷逃亡西安,不知遭了多少罪,害得你娘丢了性命。

”老秦的伤口还在汨汨流血,他抓住秦北洋和齐远山的手说,“我自知活不了多久,要是一块儿逃跑,反而是个累赘。 你们小伙子,一定逃得快,不要管我!最重要的,是你们的性命。

”  “爹,我怎能弃你而去?”  秦海关用仅剩的力气说:“走得越远越好!不要轻易回来。 记得京西骆驼村的地下,埋着的那几口瓮缸里,藏着老秦家的宝贝。 ”  叶克难给了他们几块大洋做路费,关照他们得劲儿地往南跑:“你爹说得有理!我会把他送去医院。 北洋军阀已成一盘散沙,整个北方都会打仗,最好跑过长江才安全。

刺客不知何时还会出现!我会继续追查。

你若见到‘彗星袭月’的标记,需要特别留心,多半与刺客有关。

”  秦北洋放下父亲:“爹爹保重!孩儿会回来救你的。 ”  后半夜,月牙儿高挂在城楼上空,像一朵欲睡的花儿。

但愿这不是最后一次见到北京的月牙儿。   鸡叫天明,两个少年已出北京,在通州偷了一艘木船,沿运河路过天津。

  秦北洋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上坟。   如今德租界不复存在。

北洋政府虽还没参加世界大战,但已与德国及奥匈帝国断交,收复了天津、汉口两地的德租界,以及天津的奥租界,俘虏当地驻守的小股德军,算是为庚子年的灾难小小复仇了一把。

  回到威廉街,德皇铜像还在,德国小学却已关门,秦北洋还记得自己的德语名字“马蒂亚斯”。

他去了德意志银行,果然已歇业打烊,辗转找到仇德生当年的同事,才知道养父母葬在城西的杨柳青镇。

  秦北洋带着一大叠纸钱和锡箔上坟。 八年过去,小坟冢上长满野草,墓碑上除了仇德生夫妇的名字,还刻着“子仇小庚泣立”。

  他跪下磕了三个头:“爹!娘!不孝子仇小庚,回来祭拜你们二老了!小庚发誓,在孩儿有生之年,必定手刃那两个刺客,为二老报仇雪恨。

”  齐远山也跟着跪下,帮他烧纸钱与锡箔,浓烟如同这乱世的狼烟,熏得秦北洋泪流满面。

他再不掩饰悲痛,放开嗓子号啕大哭。

  离开杨柳青,秦北洋与齐远山经过沧州、德州,渡过黄河,至山东省会济南。 彼时山东也不太平,眼看又要打一场小型内战。 秦北洋买了两张津浦线的火车票。   蒸汽火车飞驰,齐远山遥望路过的泰山。

半日后到徐州,张勋辫子军的大本营。

停车蚌埠,小贩送来报纸——段祺瑞在马厂誓师,自任讨逆军总司令。 南苑航校起飞三架法制高德隆G.侦察机,校长亲自驾机飞临紫禁城投掷手榴弹。 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家圣地,已成来去自由的天空。 辫子军兵败如山倒,前门大街到处是被丢弃的假辫子。

张勋逃入荷兰使馆避难,只做了十二天皇帝的溥仪再度退位。

  齐远山问:“北洋,张勋完蛋了,我俩要回北京吗?”  列车广播说前头就要到终点站浦口。

彼时长江上没有大桥,火车只能先停在南京北岸的浦口。

  秦北洋记得临行前父亲的关照——走得越远越好:“咱都饮马长江了,难道不去江南看看?”  午后的浦口站,两个少年顿感茫然。

一个黑布马褂的中年胖子,穿过铁路要爬上月台,看来颇为吃力。 秦北洋把他拽上月台,胖子客气地致谢,正好有卖橘子的小贩,胖子买了一袋朱红的橘子,送给秦北洋两个,又蹒跚着翻过铁路。 对面月台有个少年等着,年纪与秦北洋相若。

这是一对父子,父亲送儿子上火车,临行时买几个橘子给儿子带在路上。 这幕情景,让秦北洋想起自己的父亲,不免满心忧伤。

  出了浦口火车站,第一次见到长江,超乎想象的烟云缭绕,截然不同于干爽的北国。 两人坐上渡轮,耳中是马达声声,眼前是白雾茫茫。 行到长江中流,但见浊浪拍打船舷,不时有水珠飞溅到脸上,让两人尝了尝万里扬子江的滋味。

江面上百舸争流,既有白帆木船,也有可上溯四川的千吨江轮,更有挂着英国与日本国旗的军舰。

秦北洋心想北洋啊北洋,不都是盖世的英雄好汉吗?为何还让它们在长江上横行?。

教育宝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教育宝www.35155z.com All Rights Reserved.